縱橫財經社區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查看: 2675|回復: 7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張磊:未來五年我看好這些行業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11-3 23:50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社區。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注冊

x
“價值投資”領域教父級人物張磊:未來五年我看好這些行業 2018-11-01 15:02

編者按:本文是2015年馬里蘭大學史密斯商學院領導力與管理之院長席教授廖卉博士對高瓴資本創始人張磊先生的一篇采訪,有刪減。在采訪中,張磊提到為,投資者需要學習的第一個投資哲學就是如何在浮躁的市場上保持冷靜。形勢總是在不斷的變化,市場上充斥了各種各樣的聲音,這個時候,最正確的行為就是守住自己的心,不受外界的誘惑和干擾,這樣你才能夠有空間自己獨立思考,要知道投資這件事與其他事情不同,越是隨大流,越容易被收割,賺錢的往往是哪些看起來特立獨行的人,所以,我們要想辦法走出一條屬于自己的路。
文|廖卉、張磊,原載于人大紐約金融
1
機遇篇——大牛分享如何把握機遇
廖卉:在您求學和職業生涯中,出現過哪幾個重要的轉折點和契機呢?您是如何判斷并抓住這些機遇的?
張磊:重要的轉折點和契機有以下幾個。
第一個轉折點,小學考初中,差點沒考上,因為我當時學習成績比較差。小學考初中的最低錄取分是140分,我考了141分,剛好多1分。我大概從高中二年級才開始努力;這是我第一次開始感覺要努力,印象特別深。我就讀的中學現在還挺有名的:盡管河南駐馬店是這么一個小城市,卻出了一個很牛的師兄叫施一公,現在擔任清華生命科學院院長,是我這所中學校友。我覺得這是我人生的第一步,知道要努力。
第二個轉折點,我覺得是在人民大學讀書。現在我交的很多很好的朋友還都是當年在人大讀書的時候認識的;他們當中,現在有的是朋友,有的是關系很深的合作伙伴,有的還一起從事一些公益性事業。我們在人大創辦的高禮研究院,就是很多當年人大經常在一起的校友參與辦起來的,秘書長馮繼勇和我是當時90級的同學。我很高興當年在人大交到很多跨班、跨系、跨年級的好朋友,現在每次聚會都特別高興;前段時間人大校友在香港中環召開論壇,我們幾個人也還在一起。現在,人大紐約金融論壇的成立也讓我覺得很高興。
第三個轉折點,是我在耶魯大學捐贈基金工作,而不是單純的學習。在找工作這個煎熬的過程使自己重新發現了自己,再加上第一份工作中跟什么樣的人工作,我覺得這兩件事對我影響比較大,其實剛進耶魯基金實習工作是不得已而為之。找了好幾個別的工作機會,都被拒絕了。比如波士頓一家管理咨詢公司。面試時對方讓我分析個案例,問我某公司在某一設定區域內應該建多少家加油站。我反問對方,為什么需要建加油站?想想看,加油站的作用是什么?能改作它用嗎,比方說,這個地段是否更適合開雜物店?會過時嗎,比方說由于電動汽車普及而不再需要加油站了?其實這些并非愚蠢的問題。但面試我的那位老兄同情地看著我說,“您可能缺少當咨詢師的能力。”第一輪的面試我參加了不少,但很少收到復試邀請。就在所有的門似乎都對我關閉了的時候,我在耶魯投資辦公室找到了一份實習生工作。
第四個轉折點,就是創業。在為公司打工還是創業兩者之間,我選擇創業。當時我的工作比較不錯,而且和當時的紐約證券交易所CEO,John Thain,關系很好,所以他委派我擔任中國地區第一任NYSE的代表。這是非常好的發展機會,我完全可以繼續做下去;但后來我還是決定創業。2005年我創建了高瓴資本,發展到今天高瓴資本管理著160億美元,是亞洲最大的基金,涵蓋了從風險投資、PE(私募股權)到二級市場,可以說是多方位的,涵蓋了整個產業鏈。
這些應該就是我的幾個重要轉折點和契機吧。
廖卉:您在面臨各種各樣選擇的時候,譬如不同的投資機會、出國與否、創業與否等等,在一開始的時候是否猶豫不決?您怎么看待一條道走到黑的做法?
張磊:不能說猶豫,我經常會反復考慮。我覺得我自己的特點是愛折騰,不滿足現狀,愛挑戰自己。今天我們公司規模已經這么大了,但是我總在公司內部說二次創業,永遠創業。這就像我喜歡具有冒險精神的運動一樣,在事業方面我也是愛折騰。這是第一點,我從來不滿足于現狀。可能有些人會覺得你有近200億美元的基金,收管理費就夠了,不用那么折騰。我不愿意這樣,要做就要做到最好,要么就不做。
第二點,我思考問題比較徹底全面,喜歡把很多事情反復地去推敲和琢磨。我很喜歡提早計劃,其實創業之前我很早就開始計劃,先到基金工作,然后到別的機構,這些機構經常派我回中國,給了我一個時間過渡區來考慮和安排我的事情,每一步走得比較扎實。
第三點,就是選擇和什么樣的人一起做事情。我對這一點非常的挑剔,比如我最重要的合伙人,是Tracy Ma,她是北師大畢業的女生。當時我叫一個90級的人大同學做我的合伙人,他和我關系很好。這個同學覺得我各方面都很好,很厲害,但是要做的事不太靠譜,然后他就派他老婆來了,他老婆就是這個女孩子。Tracy剛來的時候都不懂投資,什么都不知道,從跟我做秘書開始,做過投研、風控、財務、基金運營等幾乎公司的各種崗位,現在成長為整個公司的的COO。所以我喜歡找基于長期信任的、熟悉的人一起工作。我身邊的核心同事,要么是當年人大的同學,要么就是以前的同事。我的事業最早就是這么一小撮朋友一起做起來的。
2
價值觀——如何在紛繁的世界中找到自我
廖卉:您最欣賞什么樣的人和品質?您最敬佩的人是誰?他們這些人身上是哪些閃光點令您仰慕呢?
張磊:我最佩服的人有兩個,可能也不是奇怪,一個是Warren Buffett,一個是David Swensen。這兩個人我都有機會比較近距離的接觸。我最佩服Warren的首先是他的投資能力。另外我也十分佩服他是一個具有強烈同理心的人,英文就是empathy。我很喜歡這種有同理心的人;同理心能使他更好地去了解年輕人,了解和他不一樣的人,了解管理層。所以今天我經常和我的管理人員說需要有同理心,這點我從他身上學到的。
廖卉:對,同理心是情商的一個方面。您怎么看出來Warren Buffett有同理心的呢?請舉一個小例子。
張磊:他總是能站在別人的角度想問題。打個比方,假設從嚴格的角度來講,有個管理層不是做到最優秀的;但他總能站在別人的角度,假設自己處在那個環境下,分析這個情況是由于這些或者那些原因造成的。他不是只站在自己的角度,只站在投資者的角度。我覺得站在別人的角度想很不容易,因為每個人都習慣從自己的角度思考問題。我覺得這個同理心對于投資,人生,甚至家庭、人際關系,都是一個非常好的品質。我也經常和小孩子交流,讓他們想想,如果你站在別人的角度上想,是什么樣的?同理心非常重要,可以幫助更好地與人產生共鳴。
說到David Swensen,我最佩服他的一點就是,他有非常強烈的道德感、責任感。可以這么說,他是我見過的把fiduciary duty 和intellectual honesty結合得最好的一個人。這兩個人永遠都是是我的楷模,是我最佩服的人。
廖卉:您一直熱衷慈善事業,我很喜歡您說過的一段話,“社會應該提供寬松的環境,讓每個人都找到心中最柔軟的地方,讓他們感受到給予的快樂,愿意與社會分享自己的愛心或財富”。那現在您心中最柔軟的地方是什么呢?
張磊:我覺得心中最柔軟的地方就是希望能夠更好地connect with people。比如最早設獎學金,是因為想到當年我出國讀書沒有錢。后來我在人大建高禮研究院,也是這個道理,因為我覺得自己當年上學的時候知識面太窄了,沒有機會接受像liberalarts這樣的通識教育。中學的時候我很多同學學習成績很好,但因為各種原因沒有上很好的大學,所以我也在中學設獎學金。所以此前設立中學的、大學的、研究生的獎學金,我都是根據自己走過的路,從自己的經歷開始。
但今天我把自己柔軟的地方稍微擴張了一點,有同理心了,看到了更多和自己不一樣的方面。比如我們現在贊助的百年職校,有十幾所了。去年,我們在非洲也開辦了類似的學校。我希望能從更多的角度幫助更多的人。再比如最近我與朋友一起設立了一個社會企業家獎,支持社會企業。我們的方式是通過捐助100萬,再加上我們自己輔助的時間,來支持這些大家投票選出的最喜歡的社會型企業項目。此外,我現在自己還有一個家族慈善基金;我本來打算把這個錢全部都捐出去的,但與其直接捐出本金,我覺得更持久的方式是把資金都投給各種各樣的風險投資項目,希望以后能產生像百度、騰訊、阿里、京東這樣的偉大企業,讓這個慈善基金繼續增值。這是一個雙循環系統,這邊錢不斷捐出去,那邊又不斷有錢賺進來,形成非常良性的循環。雖然這個基金設起來很簡單,而且第一期是只有5000萬美元,但我希望通過一期一期的循環,像做社會資本一樣把它做大。
3
投資理念——且看大牛如何投資
廖卉:剛才您提到David Swensen,耶魯大學捐贈基金的首席投資官。您曾說過從他身上學到很多很好的投資技巧。您還把他的著作Pioneering Portfolio Management翻譯成了中文。根據您的經歷,您認為他的投資方法,哪些在中國適用,哪些需要修改呢?
張磊:我覺得有很多適用的地方。比如長期價值投資,機構投資,資產配置,對風險的理解等等,有很多不錯的概念和方法。中國很多公司,比如社保,中投,都把他的書當做必讀物。我認為這些方法能推動投資在中國的機構化;對機構化地思考問題,體系的搭建都是有幫助的。
廖卉:您成功投資的項目中,很多都是基于互聯網企業的,比如說騰訊、京東;另外您還促成了騰訊和京東的合作。您覺得中國互聯網領域,包括新的移動互聯網的機遇在哪里呢?
張磊:我覺得機遇很多。把整個產業鏈整合是很重要的一塊。但我更看好互聯網金融,利用互聯網把整個金融產業鏈、金融的產品,從保險、抵押貸款、到消費金融都結合在一起。很多結合的東西我覺得只是剛剛開始,還有很多機會在后面。
廖卉:未來5年,您看好什么樣的行業呢?
張磊:第一我還是看好創新,創新帶來的機會還照樣很多。第二我看好中產階級帶來的巨大消費機會。第三我看好金融和資產管理行業,這個行業很大,在中國的需求是遠遠沒有被滿足的;尤其是資產管理,我覺得會有很多好的商業模式出來。
廖卉:作為高瓴資本集團的創始人、董事長與CEO,您不但是成功的投資者,也是優秀的領導者。您覺得這兩個角色對人的素質有什么不一樣的要求?您的領導風格是什么?是什么經歷影響了您的領導風格?
張磊:我覺得這兩個角色是不一樣的,經常有矛盾的。一個好的投資者要有強烈地質疑的能力,一個好的管理者要有更強的親和力和管理能力,這兩個角色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
我的領導風格受兩個方面的影響:一是中國古代文化,尤其是老莊哲學;二是互聯網思維、互聯網精神。從中國哲學的角度來講,比較像是老子的“無為而治”的。而從真正的組織行為學來講,我相信的是互聯網模式帶來的一種顛覆,我稱之為去中心化的管理模式。像在前線打仗,我覺得像任正非而言,應該是聽到炮聲的人去做決策,而不是聽到炮聲的人要打電話給連長、再打給營長、營長再打給團長再做決策。去中心化決策模式能大幅度地提升在前線的班長和戰士的作戰能力。第二就是大幅度減少公司的層級。我們公司的層級非常少:我是一層,六個合伙人是一層,所有的員工是一層。每個員工和我之間只有合伙人一層。這樣的話就大幅度地消減層級。同時,精挑細選每一個員工。一旦來了新員工,我們就大幅度地對其進行培訓,使他作戰、全副武裝起來。我們主要集中于投資判斷方面,這樣的話使得我們以很少人就能管理160億美元規模的基金。我們專注做投資的其實就十幾個人,還有十幾個人做投后管理和運營,所以說這是一個非常精干的投資團隊。這就是我的理念,“去中心化”加“消減層級”,爭取讓每一個人都能夠戰斗。
4
管理理念——弱水三千,但取一瓢
廖卉:您在領導高瓴的過程中遇到的最大的挑戰是什么?
張磊:我覺得挑戰很多。第一個是有很多誘惑。中國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我們怎么在誘惑中選取適合自己的,“弱水三千,但取一瓢”。第二個挑戰是人才的培養--這個過程比我想象的要漫長,但我們現在摸到了好的途徑。人要花精力挑選,挑進來之后也要花很多的時間按照高瓴的文化和價值觀來雕琢。
廖卉:您如何概括高瓴的企業文化?
張磊:可以歸納為三點:好奇(intellectual curiosity),誠實(intellectual honesty),獨立(intellectual independence)。
廖卉:您捐建的中國人民大學高禮研究院有一個非常有特色的女性領導力特色培養項目,“SHero -她力量中國匯”,這個名字起得非常好!SHero正在成長為中國最具有代表性和影響力的青年女性領導力培養的頂端平臺。這種項目非常前沿,在美國高校里也很少見。能談談您對SHero--她力量的感想嗎?
張磊:我覺得是一個核心的想法是還是回到創辦高禮研究院的初衷,就是把liberal arts(通識教育)打寬。因為人大的特點是專業分得很細,其實整個人大就是一個經濟學,所以第一步我就是想把通識教育理念引入高禮,強調跨專業。第二強調實踐性,把業界的實踐經驗引進來。她力量是把這兩者結合起來。它不是強調某個專業,而是給學生很高很寬的exposure,各種各樣的exposure,包括讓她們接觸很多業界的人。我覺得中國的女性是很偉大的,很難得的既有溫柔的美,又有強勁的力量,這是在世界各國都很少見的;你可以說(這是)受的影響,婦女解放做得很徹底。但是,由于各種各樣的原因,中國女性雖然就業很充分,但領導力不充分,在領導崗位上很少。我們希望高禮研究院能夠打造在女性上有領導力的人。這是我的一個想法。一些人大校友,像88級國金班的單麗紅,她結合自己的經驗,與大家分享,并組織了不少她力量的活動。我們歡迎更多校友來分享。
廖卉:美國也存在同樣的問題。位居管理中層的女性并不缺少,幾乎一半是女性。所以這個pipeline是有的,但是能夠上升到高層的女性就不到高層的百分之十幾了。而金融行業,女性就更少了。在美國,據說傳統共同基金里的基金經理中女性只占10%,對沖基金的基金經理中女性只占3%。咱們人大是以經濟、金融為主,有很多女校友有志于在金融行業發展。以您的經歷、觀察,您對她們有什么建議呢?
張磊:我覺得空間非常大。能夠保持親和力、柔美的一面,又在其他方面接受非常嚴格系統的訓練。不要不自信。我對她們最大的建議就是不要往后退,一定要把自己擺在位子上;機會很多都是向他們敞開的,但女孩子太謙和了(就容易后退)。典型的例子就是我的首席運營官Tracy,她就是從秘書做起,做到了公司的二把手,現在她管理的人比我還多。
廖卉:Tracy是怎么做到的?
張磊:我覺得有幾點很重要。第一點,她從來都不覺得這個東西是學不會的。其實很多知識她都沒有學過,但她愿意去學習,愿意去嘗試。她讀了芝加哥的EMBA,也讀了中歐的EMBA,然后在實踐中不斷學習,給自己更多的exposure;她不是說做得差不多就好了。第二點,她非常會做管理,有各種各樣的方法調動大家的主觀能動性,只要是她管理的團隊,種子都種得特別好,每個人都能感到像是生活在一個大家庭里。這就是女性的親和力。不像男性粗枝大葉。
5
重視基礎研究的投資人
作為中國最富有的投資人之一,張磊的香港辦公室位于該市最高的摩天大樓之一里,可以將維多利亞港的景色盡收眼底。然而,張磊在最近前往舊金山的行程中,他卻和隨行者一起擠在教會區的一套三居室里,房子是在Airbnb上租的,他還從食品雜貨送貨服務商Instacart訂購了幾瓶水。幾天后,他在紐約時,通過Google Express購買了食品。
當然,這并不是因為張磊負擔不起豪華酒店和餐館,而是在做基礎研究,張磊想對自己未來有朝一日可能投資的業務有所了解。
去年4月,張磊在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的演講中,總結了自己的投資哲學,其中一點便是:“Do deep fundamental research,make few bets instead of keeping on chasing ideas.This way you simply your life and your business.”(做基礎研究,投資少而精,而不是追逐概念。這會使你的生活和生意簡單)
張磊職業生涯的起點便始于出色的基礎研究,這個突破點發生在耶魯大學捐贈基金招收他當實習生的時候。當時這不是一個常規性的安排,因為耶魯大學捐贈基金通常不接收MBA學生當實習生,但張磊給首席投資官大衛·F·斯文森留下了深刻印象。
“幾乎立刻就能看出,張磊非常出色,有著極為不凡的洞見,”耶魯大學捐贈基金的高級主管迪恩·高橋說,他稱張磊能夠看出哪些公司可以變得很出色,“我們很好奇,為什么這個來自中國的小伙子會有這些洞見?”
在捐贈基金實習時,張磊被派去木材行業做行業研究,幾周后回來,他交出了1英寸厚的報告。這個傳統也在他的Hillhouse延續了下來,在高瓴與梅奧診所達成交易之前,分析師們花了幾年的時間進行研究。
“當我獲悉企業年報是免費提供時,就向標普500的每家公司發文索要年報,”張磊曾經回憶,“讓我難以置信的是,這些年報竟然是免費的,從管理層討論公司經營以及資本與股本投資回報的這部分內容中,我受益匪淺,這是非常好的培訓。”
在耶魯度過第一年之后,張磊花了一些時間來研究中國不斷擴張的私營經濟,并敲開了創業家的門,比如阿里巴巴的馬云、百度的李彥宏和騰訊的馬化騰,那時候他們的門還不難敲開。但互聯網泡沫破滅后,2001年他回到了美國。
四年后,拿到MBA學位的張磊說服耶魯大學給他2000萬美元,用于投資中國的新公司。當初張磊向大家推廣這個主意時,人們猶豫不決。“當時他很青澀”,前耶魯大學捐贈基金的同事回憶,“以至于都不知道要雇用誰。”張磊給老朋友們打了電話,一個朋友拒絕了他提供的工作,但推薦了自己的妻子。
“我說,‘你是當真的嗎?你不理我,把老婆扔過來?’”張磊回憶說。這位朋友的妻子馬翠芳現在是高瓴的首席營運官和第二號人物。
張磊最早壓下的賭注之一是騰訊。他在2005年買了該公司的股票,騰訊當時最知名的產品是QQ通訊工具,公司價值不足20億美元。
他在去年哥大商學院的演講中說道:In terms of my investment team,I believe in ageneralist model and pride myself on being one of the analysts.(在我的投資團隊中,我相信通才模式,并且為自己是分析師的一員而自豪)
6
長期投資
高瓴資本(Hillhouse Capital)的投資策略是買入并持有股份,所以它更像是一家私人股權投資公司,而不是對沖基金。這給張磊提供了空間,不必因為財務壓力而提前拋售看好的公司,比如張磊投資中國消費品生產商藍月亮。
2006年,當張磊第一次見到創辦藍月亮的夫妻二人時,他們正在銷售洗手液,張磊與兩人保持了聯系。幾年后,他們打電話告訴張磊,自己開發了一種新的液體洗滌劑。
一個念頭隨即在張磊的腦海中閃現。當時是2010年,大多數跨國公司都在中國銷售粉狀洗滌劑,他們認為消費者不會花更多的錢購買液體洗滌劑。但張磊不這么認為,他說服藍月亮大力拓展洗衣液市場,并為其擴張提供資金,來換取該公司的股份。
隨后張磊壓下賭注,認為藍月亮可以成為一個價值上百億美元的品牌,與汰漬這樣的品牌一爭高低。高瓴也在格力、美的等公司進行過類似的投資。
做這樣的投資決策必須擁有精細的行業研究,以及有足夠信心的LP,但對于中國市場而言,“長期”并不簡單。不過張磊在哥大演講中提到,長期投資具有“時間套利的期權價值”。
“當你是一位長期投資者時,你便比大部分人擁有巨大的優勢,即時間套利的期權價值。”張磊認為現在中國的股市對于互聯網企業就像1999年,但還要乘三倍。任何股票改個名字沾上互聯網,估值立即翻幾倍。
如何找到好質量的公司?張磊認為方法是做基礎研究而且只研究價值長時間能復合增長的領域。在中國,基金經理的投資組合平均一年流轉6次,而張磊的只流轉15%,并且繼續投資私有公司。Hillhouse不去追逐不同的馬,一年最多投2~4個項目,有時只有1個。張磊覺得應該讓投資組合去掙錢而不是自己不停的更換投資組合。通過耐心和低頻投資,他積累了一個高質量的公司庫。
7
更高層次的價值投資
張磊深信價值投資,但與傳統價值投資哲學不同,他喜歡投資變化。他認為變化產生價值,并且要投資那些驅動變化的人。特別在中國,技術已經成為游戲更重要的一部分,不管在傳統還是新的行業,他花很多的時間研究變化和背后的人。很多早期公司從外面看似乎很分散,內部實際很集中。
Hillhouse在投資藍月亮后,張磊便撮合藍月亮與京東,讓這兩家線上與線下公司互相學習,藍月亮學習電商和社交媒體,京東學習商品銷售。其中一場研討會的討論結果是,藍月亮重新設計自己的洗滌劑包裝,旨在讓它們容易裝進京東的快遞箱。因為大體量包裝是用于在超市等購買場景吸引消費者,但在線上銷售則屬劣勢。而藍月亮也改變了其電商與社交媒體策略,晉升為液體洗衣液的最大品牌。
張磊相信他的價值投資更高一個層次。除了投資變化和長期的基礎價值,他希望通過參與價值創造過程和深度研究來實現更高的價值。傳統的Ben Graham的價值不匹配(價格和內在價值的差異)是不夠的,他希望能增長價值,而不是僅僅利用這種價值套利的機會。
例如2013年,張磊看到京東與騰訊的合作可能,騰訊至今還在Hillhouse的投資組合中。一方面京東有很強的零售基因,但移動電子商務不強。另一方面,騰訊剛剛收購了易迅,但馬化騰從來沒有處理過庫存。張磊把兩個公司拉倒一起,各用一個詞總結了他們的問題:移動VS庫存。雖然雙方以前互相競爭,但此時合作對雙方有利。通過大量的研究工作,Hillhouse撮合了當時最大的電子商務交易。雖然Hillhouse本身的股份稀釋了,但兩家公司的確定性增強了。
從另一角度來說,做這種戰略性撮合已不僅僅是基礎研究的問題,而更多是像創業者那樣思考,如張磊自己所說“我們是創業者,碰巧還是投資人。”
8
張磊的投資哲學
Hillhouse Capital代表了一個非常不一樣的投資機構,涵蓋了最早期的風險投資,到私募股權投資,到上市公司投資,到上市以后的兼并投資。我們是全中國唯一在做全產業鏈事情的公司。這實際上在世界上也是不常見的。在美國完全不分私募股權和上市公司股權,股權全產業鏈做得最好最成功最大的實際上在美國。沃倫·巴菲特-他既買可口可樂股票,買上市公司的股票,又自己去做風險投資甚至去做私募股權投資。本質上,投資就應該是這么做的。不要框定是做風險投資還是做上市股權投資。實際上在風云變幻的中國,一年相當于西方的十年二十年,其中最重要的不是股權的format,最重要的是你是一種什么樣的商業模式,有什么樣的人。
在Hillhouse內部培訓中,第一講就是人與生意,我們要投資什么樣的人,要投資什么樣的生意模式,人與生意的組合是我們選公司的第一個標準。為什么這種標準中大部分的人不能做到。有人說我要么做風險投資,要么做上市股權投資。我覺得有唯一一個belief,就是我們投資的第一原則,是什么呢?是 We don‘t have to do anything.你不需要做任何事情,這是我們投資的第一個哲學思想,當你說自己不需要做任何事情的時候,你就有機會做自己認為最重要的事情。
我們在投資的過程中都在實踐這一原則。我們在全球投資的規模和回報也是很靠前的,很多人知道我是耶魯流派的,很多人知道耶魯投資基金給了我怎么投資的想法。在翻譯戴維·斯文森的著作《機構投資者的創新之路》的過程中我對投資有了很深的理解,覺得靠譜感興趣。其實之前我做過很多行業,直到后期才找到我想干的事,覺得投資非常有意思。
在中國做投資最難的一點就是市場很浮躁,每天都有人告訴你市場上又發生了什么事情。我如何在浮躁的市場上保持冷靜,就是我的第一個投資哲學,“以正治國,以奇用兵”,守正用奇。當你能夠做到正,做人、做事要正,你就能經得起各種各樣的誘惑與挑戰。為什么要用奇呢?一個人寧愿很conventional failure(傳統的失敗),也不愿unconventional success(非傳統的成功),為什么呢?“不愿意打破常規去犯錯誤”,這是凱恩斯講的原話,這個時候各種各樣的人,在“守正”之后不能突破各種各樣的限制去“用奇”,你的想法如果和別人不一樣就可以走出一條自己的道路。在中國大家都知道,每天大家都在搶deal,大家都失去了判斷力,都去搶一個東西。人做事情就應該是 independent thinking(獨立思考),守正以后給了你用奇的空間,用奇之后是你能夠更好地守正。
在中國不是機會太少了而是太多了。在中國做投資,知道自己碗里能裝多少東西更重要。所以我要講的第二點就是,“弱水三千,但取一瓢”。It‘s all about(都是關于)你自己的這一瓢,你每天的功夫就是要把你的這一瓢做得更大更結實更深,而不是整天壺里的和桌上的菜都要喝掉吃掉。投資里面有這樣一個定理,中西文化是相同的,跟老外講就是a piece of mine(我的一個作品),看到別人投了很好的東西你投不到你是不是會著急。你有這個哲學支撐就會找到the piece of mine,something you think make sense。這是第二點。
第三點,當你只有低調的時候才能專心致志地把自己的東西做好。你在早年時就非常高調,自己lose your mind(高調/發狂)了。拿上帝的話說就是“欲先使其滅亡,必先使其瘋狂”。要低調,踏踏實實的做好投資,真正好的資源,真正好的投資人,好的投資項目會逐漸找到你的。史記中說,“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你不用天天在外面講你做了多少項目,多好的deal,多高的回報。我很高興不用花我的時間被其他人的的商業計劃來dominate,而是按照自己的商業計劃一步一步從互聯網到消費品地看,按我的時間,按我的節奏去做事情。當你做好這些后,最好的人會來找你。這里面會有一個selfmatch過程,但會不會lose掉機會?會的,沒關系,我講了,弱水三千,但取一瓢,取你自己的一瓢就好了。
以上是我的投資哲學。這個行業里最危險的事情就是你是被錢驅動的。要么你很快就掙了很多錢你不知道干什么,要么你一直沒掙到錢很著急,你也不知道要干什么,所以為錢驅動是一個最最dangerous的想法。錢并不重要,是最后的一個nature income,不能成為一個目標,你肯定是為了一個passion,帶著你走下來。
我們是一個很典型的投資機構的異類,我們形成獨立的思考,我們就不在乎市場,不在乎別的投資機構。
(本文原載于人大紐約金融,作者廖卉、張磊,原標題《張磊:人生的轉折點(附投資哲學)》)

1樓 (沙發)
發表于 2019-11-4 07:34 | 只看該作者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2樓 (板凳)
發表于 2019-11-4 07:43 | 只看該作者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4
發表于 2019-11-4 07:57 | 只看該作者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5
發表于 2019-11-4 08:03 | 只看該作者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6
發表于 2019-11-4 09:30 | 只看該作者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7
發表于 2019-11-4 20:09 | 只看該作者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8
發表于 2019-11-4 23:13 | 只看該作者
果然看不下去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縱橫財經社區 縱橫股票論壇
瓊B2-20050020 瓊ICP備08100221號 瓊ICP備08100221號-1    縱橫財經社區舉報受理和處置管理辦法 (2018版)      不良和違法信息舉報專線:400-689-50268 18907552877
   
業務聯系: QQ: 54898   咨詢  Mail: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電話:18907552877 
靜水投資QQ群: 縱橫靜水投資交流群 歡迎加小箭微信號: enoya2013    縱橫財經公眾號: enoya2014    或者掃描以下二維碼加入:
             

GMT+8, 2019-11-20 22:06 , Processed in 0.049467 second(s), 5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意甲联赛直播